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

Supreme魔改法鸡
发出摸鱼的声音

什么沙雕cp都给我推荐出来🙄
能不能让我安心吃寡猎

打tag也根本不打cp tag只打角色tag是想恶心谁呢

来不及了所以就不细化了
街拍双飞!我爱她们!
七夕快乐!

🏆冠军伦敦猎空
SPITFIRE天下第一🔥

来烦我老婆的人最后都死了
你要成为下一个吗?

时差👉关于安吉拉睡相的小秘密
好不容易终于产了点双飞

Memory 32

#32.

逐渐模糊的意识在一个个过去的片段里闪回,记忆的碎片随着眼前虚晃的光点向蛭魔妖一倾泻而下。那个从初中就定下的目标,那些一起练习的时光,和那群已经身经百战的死小子们。就像是飞机的黑匣子被骤然打开了一般,不论当事人是否愿意,这一幕幕画面都连续不断地重叠在他的脑海。

…这里是哪里?
怎么了?

对了,被击溃了不是吗?我自己。

在闭上双眼之前捕捉到了峨王的背影,才让蛭魔回想起事情发生的经过,然后恢复了些许的冷静。他甚至带着自嘲的意味感受了一番手臂的麻木,结果则是毫无意外地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挪动。

但是比起这些————是哪一边?
现在还无法判断。
左边的话就无所谓,只要右臂没有断,一切就还没结束。

只要右臂…

蛭魔妖一...

Memory 31

#31.

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着。小早川濑那从白秋那头感觉到了一股恶寒。他抬头看了眼比分板,重新扣紧了头盔。

目前比分16-7。虽然还处于劣势,但凭着刚才几次短传和跑阵的成功,泥门正在稳步推进着码数,士气上也绝对没有示弱。

可濑那总觉得有些奇怪。


“死矮子发什么愣,过来集合了。”

“噢……好。”


但濑那不去在意,并不代表他感受不到球场上诡异的氛围。那种感觉不属于劲敌带来的血脉喷张,也不同于面对挑战时的神经紧绷。那是种纯粹的恶意从深不见底的地方慢慢渗透出来,等你发觉自己陷入包围时已经无力回天。

那是种,裹着狡诈的危险气息,让小早川濑那的心脏紧紧地纠结在...

Memory 30
隔了一百年来发巨短的
今天重新看了一遍又燃起了蛭濑的热情(/ω\)

shhhhhh...Just relax, Fareeha.
It’s gonna be ok.

1 / 15

© Lacroxton | Powered by LOFTER